我:吞哥!!!你为什么不冒特效!!你看茨木每场都在冒!!

吞:你是不是傻。

我:啊?

吞:特效是黑线汗滴我看到茨木那么高兴我为什么要冒。

我:……哦……(淦)

  2017-03-08 4 7

酒吞童子和茨木君(三)

※活到现世的大妖怪酒吞x转世的普通学生茨木

※半原创人物,伪修罗场注意

※私设与ooc满天飞

※欢脱

※因为作者智商不高所以笔下也会…出现bug

※没有青行灯x若崩坏严重望轻喷x

※看评论笑哭

(一):http://yuluhao.lofter.com/post/1cf994f0_e564b60

(二):http://yuluhao.lofter.com/post/1cf994f0_e619d4c

(三):↓





织田正在客厅喝闷可乐,半杯一口气下肚惹得他忍不住打嗝,就和心被堵了一样,难受到不行


他想茨木怕是也感觉到了他今天的不对劲,作为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织田很宝贝茨木,相对的茨木对织田也是诚心对待,两人可以算是从小一起一个浴缸洗澡的关系


但是,


[他不属于你]


模糊的记忆中有个坐着提灯的女人伴着青色的鬼火向他重复着这句恼人的话语


那是茨木刚来不久,两人都是小豆丁时期的事情了,半夜和小茨木一屋的小织田莫名的觉得被光照的晃眼,迷迷糊糊的醒来,却见到一个坐着提灯的大姐姐正点上一根蜡烛,那根蜡烛摇曳着诡异的青色火光把房间照得半亮


[啊,你醒了,那么,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女人较好的容颜在火光中晦暗不明,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一听到有故事听的小织田马上清醒过来,兴奋得扑向旁边的被子,准备晃醒茨木,结果对面的那个女人看向茨木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得慌了神


小织田只是听到那个女人未呼喊出的半声阻止,而自己离那团鼓起的被子越来越近,已经快扑倒了,来不及停住的小织田随后便扑了个空


本来睡在旁边的茨木不见了


[茨木?]


[茨木不见了?!]


[你,你把茨木弄哪去了?!]


掀开被子正反两面使劲抖抖,根本看不见茨木的织田彻底慌了


[你把茨木还给我!!]


那个女人只是眨眨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茨木原先躺着的位置,举着刚刚施展妖术的手


[噗]


随后她便释然的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调整了下她在那盏巨灯上的坐姿


[真是个好故事呢。]


[你把茨木还给我!]


[哦?可是他不属于你啊]


织田愣住了,小小的脑子里本就没有一个人属于另一个人的概念,但是这个女人调笑的表情让他想到了第一次看他穿女士服装的,那些讨厌的大人


而且他和茨木已经是家人了,当然不会再让其他人带走他!


[茨木就是我的!]


小织田举起了枕头,猛的向那个女人砸过去


[把他还给我!]


愤怒的织田想着脑子里最“狠毒”的语言骂着


[你这个笨蛋!拐/卖/犯!]


女人好像是笑完了,一种奇怪的怜悯和忧伤缓慢得从她的面容上透出,她轻轻说……





“织田。织田?织——!田————”


“噗,额!啊!轻点,轻点晃!”


瞬间地动山摇,织田猛的睁开双眼,甩甩昏沉沉的脑袋,但是感觉头更晕了,抬头便对上茨木支在他身上有些担心的双眸


“嗯?茨木?”


“你怎么在这睡着了,又做了那个噩梦?”


茨木一个翻身把自己摔在织田旁边,想到小时候也是把做噩梦的织田晃醒,结果那一晚织田便抱着自己睡了一夜


“是啊,又是那个梦,咦?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又开始呼喊[茨木,还给我!茨木,茨木!]”


“……忘掉…”


织田忍不住想捂脸,茨木并没有回答,反而唤了一声


“织田”


“嗯?”


深吸一口气,茨木缓慢得拥抱住自己的青梅竹马,酝酿了一会,觉得两个大男人这么黏腻有些羞耻,虽然那个夜晚也曾干过这种事,但是那是小时候啊


之后织田再没有做过这个梦,而且要强的提也不愿提


自然茨木也再没有提过


现在呢?现在不一样,茨木知道织田是个爱憎分明过头的人,而现在他显然充满了迷茫和不安


轻轻得,像安抚小孩一般,抚摸着少年的脊椎骨,缓慢得拍了拍


“我会陪着你的,就算你走在前面我也会一直追随着你”


织田瞬间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依旧大力得回给了茨木一个拥抱


“哈,说不定以后你赶我走,也赶不走了”


茨木开着玩笑扯着织田的马尾,企图告诉他抱这么紧有点勒人!


“怎么会,茨木你会舍得离开大美人织田吗。”


说着织田放开茨木,仿着日常台上表演的样子嫣然一笑,还抛了个媚眼


“呕呕呕——”


茨木故作被恶心到的样子吐出舌头干呕,织田看着茨木“狼狈”的样子笑到打颤,好心得帮他拍拍背


“对了,你呆了那么久,在里面和那个妖怪说了什么吗?”


心情恢复的织田漫不经心得问了一句


“……”


提到刚刚在房间里的酒吞童子,茨木托腮回想了一阵


“我和他坦白了我们俩是挚友。”


“然后他脸色突然就变得很难看”


“……嗯?这个妖怪该不会是因为寂寞想和人类做朋友吧?”


茨木万分鄙视得扫扫织田


“你别老看那些奇怪的少女漫画,怎么看酒吞童子也不也是那种不谙世事的'美少女妖怪'好不好?”


然后茨木想想又加上一句


“虽然他长得的确很帅”


“你到底要一晚上重复几遍他很帅啊!”


织田简直被气笑,怎么平日里对面容不感兴趣的发小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妖怪就这么颜控呢??


“他透出一种独属于强者,而人类强者又无法比肩的气息,应该说不愧是鬼王吗”


茨木半是感慨得赞叹一声


“我倒是很讨厌他”


织田有些不屑得轻哼道


“我还是喜欢温温柔柔,轻声细语的……女.孩.”


“你后面两个字咬那么重的音干什么”


“我觉得刚刚向你认真说喜欢类型的我像个gay”


“……的确很像”


“怪你为什么要一本正经得夸一个男性,听起来和喜欢他一样”


茨木若有所思得翘了个二郎腿,抱着手臂突然直勾勾得盯着织田


“你一说喜欢我就想起来了,为什么突然说我们俩是情侣,嗯?”


本来被织田久违的噩梦搅了一下,几乎忘了这茬,现在茨木被突然提醒,不仅想了起来,还大概猜了个七七八八


“他那种奔着你来的气场,跟找赌气不回家的女朋友似的,只可惜找错了”


“他八成是喜欢那个叫茨木童子的吧”


织田烦躁得无意识用指尖绕着头发,用余光打量着茨木


“我倒觉得不一定是”茨木仔细想了想,“就像你说的,他否认得很快,几乎是下意识的”


“但是他一开始认错你的时候,我试探了一下,他很在意你,在意过头了”


“呵,好吧,加上'喜欢茨木童子'这个可能性,但是他显然第一时间没有把茨木童子放在'喜欢'的位置上,所以他们应该有另一个关系”


织田挑眉听着茨木分析,“你听起来已经有答案了”


“嗯,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


“应该也是挚友吧。”


“……挚友会,如此…?”,织田半信半疑得酝酿着合适的词句,“如此……”


“当然会。”茨木毫不犹豫的肯定道,“如果织田你突然不见,那么我便会走遍天涯海角得去找你,直到找到你。”


织田忍不住笑了,“那如果发现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有了[爱人]呢?”


“我会不甘心,非常不甘心,还会感到心痛,为什么我的挚友,会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去找到了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爱人]?”


茨木毫不犹豫得回答道。


“当然,如果她爱你你爱她,我便是在痛心,也不会说什么”


“你现在已经说出来了”织田忍不住吐槽道


“……那些都是假设,都是[如果][如果][如果]”茨木故意读重音还强调了几遍,“还是说……织田你要抛下我去天涯海角…?”


“我怎么会干那种事!”织田一下急了起来,“我永远不会抛下你的”

“同样的”,织田双手覆上茨木的肩膀,他眼里又重新充满了浓浓的不安,“你也不要和任何人走,茨木”


茨木往前靠了靠抵上织田的额头,离得很近


“当然不会,就像我说的”


“你是我的挚友啊,织田。”










你是我挚友是这个世界上最深情的告白(等等)

因为这篇是酒茨he 所以提前为插flag的织田君点蜡吧

其实吞哥在房间里听墙角(简直坏坏)


  2017-03-01 10 50

告白

这对于酒吞童子来说或许只是一时兴起

 

一如往日在月下独酌,欣赏着天空上的皎月

 

那月亮还是像几十年前一样高挂,洁白且不可攀

 

想想喜欢上红叶也仅仅是几年前的事

 

【也只是喜欢而已】

 

酒吞童子内心嗤笑道

 

红叶,也是如同明月一般,美的不可方物,不仅是外貌,还有她单纯对于美貌的执念,柔和,洁白,还有一丝清冷

 

明月本不属于任何人,可是当有人改变了这轮明月,那么欣赏者理所当然会揭竿而起

 

但也只是被破坏了那丝雅致而已。

 

“挚友啊!”

 

随着熟悉的语调和嗓音,白发的大妖稍显匆忙,但不狼狈,那双眼眸还是闪着比肩华美宝石的光芒

 

“我寻来那好酒了”

 

茨木童子显得有些迫切了,拽过那空荡的器皿便把酒满上,以往夸奖的话都抛在让挚友品酒之后

 

酒吞童子倒是不急得看他一只手熟练的倒酒,接过之后也不看那大妖忽闪着的眼眸,也不着急咽酒

 

那酒透彻醇香,酒液倒映着天上的明月,摇摇晃晃,闪烁得像是酒碗里盛满了碎银

 

酒吞童子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心悦某人,可以在他面前赞美明月

 

酒吞童子倚着树根见那白发的大妖正在为另一个酒碟倒酒,银白的月光柔和了大妖的一身戾气,出落的美丽,倒也是不输给任何的陪酒人

 

身边是熟悉,又关系朦胧的密友,加上今晚月色过于美丽了,于是鬼王如同一个恶作剧的幼稚小童般道出了半真半假的话语

 

“茨木童子,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仅仅是看茨木童子是否知晓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若是不知,那便过了,但若是知道……

 

酒吞童子想自己会万分期待他会如何回应

 

然而那大妖只是微愣

 

酒吞童子失望的想他应是不知

 

不知的话那茨木童子会说些什么?无非是附和然后便是数不尽的夸赞之词

 

酒吞童子举起杯盏将那“碎银”饮入腹中,酒的确是好酒,月的确是美月,但“人”怕是不能知晓“月之美”了

 

可是茨木童子并未像酒吞童子所想的那样,虽吐露出的话语也无疑是茨木童子常说的那几句

 

“酒吞童子”

 

他唤道,未将酒吞童子唤作朋友,倒也让鬼王有了一丝好奇

 

“我只求你能打败我,支配我,让我为你献出一切”

 

“无论是身,是心,是身体亦或者是灵魂”

 

“茨木童子愿为酒吞童子献出一切。”

 

一片赤诚,忠实的鬼将向鬼王如此说道

 

“……”

 

酒吞童子没有回应什么,或者说他从不回应

 

茨木童子倒也是习惯了,随后便饮酒夸赞起挚友不俗的眼光来

 

 

 

只是一时兴起的玩笑话而已

 

但是酒吞童子是不会向茨木童子解释这玩笑话的另一层意思的

 

这只是个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至于有几分是夸奖月亮又有几分是暗藏心意的,就连说出这话的妖怪也说不明确

 

但是茨木童子的回答又是什么?

 

酒吞童子并不明白,却也不质问茨木童子为何会从月亮的美跳到忠诚,一是不知道该如何质问,二是即使不明确,酒吞童子也不想否决那暗藏的意思

 

但往后的皎月当空的夜晚,酒吞童子夸赞月亮的次数增多了许多,不似第一次的【直白】,是潜藏在话语中的赞美

 

然而茨木童子总会找出这句夸赞月亮的话,注视着他此世的追求,重复着他许久许久以前,久到酒吞童子都忘了具体是哪个时间开始说的话

 

“挚友,我甘愿为你献出一切”

 

无论是哪种潜藏在话语中的夸赞,茨木童子总会说回这一句,坚定不移

 

“喂。茨木童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于是有一夜酒吞童子还是问出了,明明自己也是暗藏意思的那一个,但是绝不想做先表达的那个

 

“挚友所说何事?”

 

白发大妖笑意盈盈,好似不知他一直注视的挚友在问些什么

 

“啧”

 

酒吞童子倒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

 

“你不要告诉本大爷你只是在单纯的表达忠诚而已”

 

茨木童子笑得更加开心了,像许久许久以前的某个夜晚一样,得到了某种东西一样笑的单纯

 

“吾友还记得你第一次夸赞月亮吗”

 

茨木童子的语气甚是怀念,酒吞童子不应,因为他也确实不记得具体,只是恍惚自己竟与茨木童子相识了这么久

 

“我的答案从那时便从未变过啊”

 

“吾友。”

 

“我死而无憾”

 

  2017-02-25 9 57

酒吞童子和茨木君(二)

※活到现世的大妖怪酒吞x转世的普通学生茨木
※半原创人物,伪修罗场注意
※私设与ooc满天飞
※欢脱
※因为作者智商不高所以笔下也会……出现bug
※上一章出现的不是bug 是伏笔,伏笔(开始强行解释(bu))



如果你家莫名其妙出现了个怪异的人怎么办

打电话报妖妖灵。

下一秒茨木开始偷偷摸织田的手机(什么)

不是,不要误会,只是织田喜欢把手机放上衣的内侧口袋,而穿的少的茨木刚刚也把自己的手机也给他揣着了

此时的织田一手提着刚刚买的东西,一手拿着钥匙,而茨木的双手都搭在织田肩膀上

啊哈,怎么看都是茨木的手离手机们比较近嘛

茨木注意到红发男人悄悄瞟了织田一眼后,便一直看着自己

茨木异常不悦的瞪回去,毛茸茸的头发仿若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微微翘了起来

“抱歉,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你,茨木童子是谁我也不知道,恐怕只是名字太像你认错了吧。”

红发男人露出一种苦闷的神情,他小幅度得摇摇头

“你真的忘了,茨木童子。”

【忘了啥?】

茨木懵了懵,说话间已经将手悄悄探进了织田的外套里

男人好像陷入思考的漩涡,垂眸不语,也很意外的没有注意到茨木的动作

但是茨木的手还带着夜晚的凉气,于是被摸织田就那双凉冰冰的手被冻的嘶了一声

再次被男人的紫眸锁定的一瞬间茨木甚至想打死织田

心虚的晃了下眼神,才发现男人随后一直死死盯着的是自己在织田衣服里的手,茨木尴尬的把手拿出来,甩甩手放弃了原先近在咫尺的手机,顺便帮织田理了理衣服

织田看到他这样偷偷笑了,茨木翻了个白眼给他

“……这个人茨木童子你的…”

(哦,是朋友)

茨木条件反射的刚准备回答,张张嘴还没有发出声,旁边的织田就立即开口抢答了下来

“嗯,我是茨木的同居恋人”

茨木一脸“你是智障吗”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过去,接到织田一个坚定的点头

“茨木童子…”

不忍直视自家的室友那一脸相信我吧的迷之表情,茨木索性破罐子破摔,对着还有些不相信的男人来了一句

“啊,是啊,我们已经许定终身了”

说完茨木和围观的织田一下子没忍住,恶心的一起吐了舌头又赶紧收了回去

而男人像是被茨木的回答噎住一样,没有说什么,动作都没变竟是又闭上了眼睛,他身后的大葫芦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吐出一口火光,吵着玄关的两人呲呲牙

在玄关瞩目了奇异事件,而且被恶意冲了个满面的织田和茨木面面相觑确认刚刚不是自己眼花,然后织田首先提不动东西一步踏了进去把东西放在了桌上

回过身茨木已经换好了拖鞋正在解围巾,织田不放心的看了眼那个又开始闭目养神的陌生男人,掏出茨木的手机给他递了过去

茨木接过做了个口型

(我们是不是遇到的根本不是人)

织田点点头表示赞同,支着换好拖鞋的茨木开始脱鞋,凑近茨木悄悄回复了一句

(而且好像是奔着你来的)

茨木摆了个若有所思的表情,等织田换好鞋就提着零食进去了

走近沙发,一屁股坐到红发男人身边

红发男人对他这种胆大鲁莽的举动很是不解,睁开的双眼里满是困惑

“这是我家的沙发”

茨木没好气的抱怨了一句,男人听到这如同宣誓的发言一下子笑出了声

白发少年看着男人的笑颜愣了愣,随后由衷的夸赞道

“你笑起来果然好看”

男人被这直白夸奖的话弄的一顿,脸上笑意顿散

“茨木童子”

“你还是想不起来本大…我吗”

茨木盯着男人尖尖的双耳,扰得那双耳朵不自在的泛上粉色

少年的眼底清澈纯真,但是话语还是依旧不留感情

“我想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哦,不算上楼下的那次”

男人想接句什么,织田晃着三个装着冰块的玻璃杯出现了,紧贴着茨木坐下,织田看了眼和他错开视线,仿佛硬生生将话憋回去的男人

“问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感觉你不是人类啊”

织田放下杯子动手拧开可乐,自顾自得倒了一杯先喝了一口,然后便将其他两杯满上

“酒吞童子。”

“啊?”x2

“那个,大江山鬼王?”

茨木透出显而易见的难以置信,心情复杂得看了酒吞童子一眼,第一时间脑子里蹦出来的是酒吞童子的雕像,随后瞬间冷静了一下(没有笑出声),努力探索了一番脑子里为数不多的历史传说

“……那么,你要找得茨木童子……”,织田上上下下打量着酒吞童子,“是你恋人?”

“不是。”

“啊呀,回答的真快,看来真不是了”

茨木看到酒吞童子被揶揄的表情,轻轻拿手肘撞了一下织田提醒他不要惹祸上身,“咳,那么你是妖怪?怎么证明,酒吞童子先生”

“叫我酒吞童子就好”说着酒吞童子轻敲了下茶几,接着黑色茶几的桌面晃晃悠悠穿出个人魂,点头向酒吞童子请安后,又缓慢的飘进了天花板消失不见

茨木和织田沉默了几秒一同抬起可乐喝了一口。

什么事儿??今天他们怎么莫名其妙就撞上了灵异事件??

茨木放下杯子舒缓了下心情,把没动过的可乐递给酒吞童子

“这个是你的”

酒吞童子接过愣了愣,随后犹豫的喝了一口

——织田眼神示意:怎么办?

——茨木看看酒吞又看看门口示意:让他走

织田润润喉咙刚准备开口

“我说,酒吞童子,如果你没别的事了,喝完那就早点回去吧”

茨木就耿直得表达了个透彻

织田:……

“有事,本大爷是来找你的。和我一起走,茨木童子”

“我不是茨木童子”

“你是”

“不是”

“是”

茨木有些恼怒得握起拳头,被织田一把捏住手肘

“停,茨木,冷静”

织田神色复杂得看了眼酒吞童子

“抱歉,茨木和你找的[茨木童子]名字有点重合。因为小时候的原因茨木不太喜欢别人那么说他”

“……”酒吞童子认命一般喊了一句,“茨木……”

“嗯”,茨木点点头应声回答,不由的放缓语气,他很高兴这个妖怪尊重了他作为[茨木]的存在

“我在”

听到熟悉声音的应答酒吞童子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然而他的笑容和话里的语气却都有些自嘲

“呵,你终于……在了啊。”

……

茨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看起来有些失意的大妖,往后一躺便靠着织田的脖颈处,小声的喊了一句准备咬耳朵

“怎么…(办)”

“咳,酒吞童子,可能有些唐突了,但是你在现世找……(人)”织田别扭的改口,“找妖怪,需不需要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

茨木不解得皱起眉头,整张脸就差写上“你要干嘛”的几个大字了

织田回了个心虚又无奈的笑容注意到酒吞童子的有些敌意的目光故意转了个手势抱了茨木满怀

“织田…?”

茨木被他猝不及防抱了个满怀只觉得有点勒人,小幅度挣扎几下最后伸出手不明所以的搓搓织田脑袋安慰他

这只是茨木的直觉,他感到织田在不安,然而多年相处的默契也的确让他猜中了

织田冷静了不少,就是手上的劲还没松

“如果酒吞童子你同意的话,你睡茨木的房间,茨木来和我睡好了”

茨木听闻带着织田的禁锢直起身子看看挂表,这个点一般是宿舍的“恐怖电影夜晚”

【不过今天看来是泡汤了】

茨木撇撇嘴,拍拍织田的手背让他放开,今天这位友人的各种举动都太奇怪了,恐怕是隐瞒了些什么,待会得借机问问

等织田不情愿得放开后茨木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看向酒吞童子

“要睡的话和我来,你要洗漱吗?”

得到不需要的回答后,茨木大步走到前面

————————

随着一盏灯亮起,酒吞童子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的摆设,普普通通,异常整洁,和这个叫茨木的少年一样干脆利落

“这是我的房间,书不要乱动,其他随意,有事就喊我。那么早点睡吧,我先出去了”

略微嘱咐了几句,茨木转身就打算回去找织田还准备好心的带上门,却被一下子拉住手腕

“?”

“茨木。”酒吞童子注视着他,有些欲言又止“你……”

茨木耐心的等了下去,好奇这个妖怪要询问什么

“……和那个人类真的是恋人吗?”

“噗!”

万万没想到酒吞童子在意的是这句奇怪的玩笑话,茨木无奈得想捂脸,轻微动一下,却发现手腕还被酒吞童子握着

耿直如茨木,好玩是好玩,但不能玩过头,玩过头很容易弄假成真(什么)

于是茨木开口解释道

“并不是,织田他今天有点奇怪,莫名其妙的开了这个玩笑,不用在意”

“那么你们不是恋人?”

茨木看着酒吞童子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觉得莫名好笑,弯了弯眼睛继续解释了自己和织田的关系

“我是被织田家收养的,和织田年纪相仿,所以和织田是青梅竹马,兄弟,也是朋友,或者说”

“我们是挚友”

瞬间房间气温骤降,茨木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是错觉吗?面前的这个大妖,脸色不太好?










难以置信会收到评论,不行我不管先让我截图冷静一下再回复(ntm)
其实作者坑品堪忧,也没有很严谨的剧情大纲,所以为了不心虚大概会更新了下一章才会回复上一章的评论(什么)
最后,给我评论的都是天使我好激动啊!!也谢谢点喜欢的天使(土下座感激.jpg)
ps:听取提议新增了个tag 【酒吞童子和茨木君】,那个,欢迎来给我注入脑洞[突然兴奋.jpg](或者催更x)

  2017-02-23 17 99